清除山林、平地薇甘菊危害面积约3万亩

2018-07-10 12:24

但是,从实际成效来看,可能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比如,当地政府原来确定的收购价是每斤5元,没过多久,将收购价变成1.25元,跌幅巨大。葵涌农办负责人的解释是“这能够调动群众的热情”,这类似于脑筋急转弯,对人的理解力是一个考验。堂堂政府部门总不能像小摊小贩一样,将说好的价格临时变来变去,否则公信力岂不是像薇甘菊一样被拔掉了?

事实上,专家早就指出,这个季节不宜对薇甘菊进行人工清除,因为它的种子即将成熟,人工清除反而可能将种子传播到更远的地方。这些年,深圳在对付薇甘菊方面也积累了一些经验,除了传统的药物杀灭之外,还开发了生物等方式对薇甘菊进行剿杀,比如,本地物种菟丝子、幌伞枫、血桐等都是薇甘菊的克星。让它们落户大鹏新区,应该不会有户籍限制吧?

更叫人不可思议的是,收购薇甘菊的对象只限于大鹏新区本地户籍居民,薇甘菊由此被赋予了户籍意义。大鹏新区综合办相关新闻负责人说了,“这是对本地居民一种半福利半工作的举措。”在取消户籍樊篱的呼声日益高涨的今日,这样的薇甘菊福利真是很有穿越感。

大鹏新区不久前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除草”运动——因为肆虐的薇甘菊严重威胁林业安全,大鹏新区“悬赏”发动社区居民上山拔草,结果在短短5天时间里,清理薇甘菊约2000吨,清除山林、平地薇甘菊危害面积约3万亩。

深圳人对薇甘菊并不陌生。作为一种著名的外来植物杀手,它能迅速蔓延,挤占其它植物的生存空间,从而令其枯萎而死。如何消灭这样一个“入侵者”,一直是个令深圳头疼的问题。因此,仅从数字上看,大鹏新区的“除草”成绩似乎很喜人。

当然,收购价出尔反尔也好,设置户籍门槛也好,只要真正能将薇甘菊给消灭掉,这场规模浩大的全民“除草”运动总还可以说有一个满意结果。但问题是,从报道中看,当地为此支出的几百万元很可能成为一笔冤枉钱——清除的只是表面部分,薇甘菊并没有被连根拔起,以它的繁殖能力,不用多久又会重新生长起来,果真这样,宝贵的公共财政投入无异于打了水漂。

如果举一反三,可以把草率、僵化、不好好做功课等问题比作公共管理上的“薇甘菊”,但愿清除这样的“薇甘菊”不会比清除漫山遍野的薇甘菊更艰难。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