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发现某一地区的某项指标跨越警戒线

2019-02-19 19:39

地方政府债务的可持续性风险逐渐暴露。地方政府性债务具有以下特点:

第二,债务举借主体复杂分散,债务类型和结构多样。以融资平台公司为举债主体的政府性债务占比为38.96%,经费补助事业单位28%,政府部门及机构18%,国有企业和公用事业单位15%。

第四,公共财政收支结构不匹配。地方政府的偿债资金主要来源于政府财政收支余额。由于税收收入占公共财政收入的比重逐年下降,导致风险增加。

从源头出发,在全口径审计政府性债务的基础上,建立政府资产负债体系,将债务风险明朗化;清理整顿不合规范的债务,进行债务重组。

一、明晰各级政府事权范围,控制地方政府新增债务的源头。健全政府财政预算管理体系,每年年初在总结上一年度预算执行情况的基础上,建立新一年度的财政收支预算,为政府的新增债务设置了限额,管好政府发债的“明渠”;同时,政府发债“暗道”主要是融资平台公司。近两年,中央政府对地方融资平台机构的严抓,特别是县、乡级地方政府的债务融资转向bt(建设移交)和向非金融机构及个人借款等方式,因此,建议有意识地加大对“暗道”的监管与整顿力度,从整体上控制新增债务规模。

第五,各级政府对债务资金的取得、使用和偿还过程的监督机制不够完善,给债务监管带来很大困难。一些地市、县级政府机构热衷通过bt(建设移交)等方式募集所需资金,政府内部监管制度不够健全,出现违规发行企业债券和中期票据,以及违规使用地方政府性债务资金的现象。

三、增强国有资产的变现能力。除了通过推动国有企业上市,将持有的国有企业权益转变为流动性强的股份方式,还可以采取国企产权改革、股权转让等方式盘活地方国企中的国有资产。如能够大力推动地方国有企业上市,地方政府拥有的国企股份权益的流动性将会大大提高,将促进国有资产变现能力的提升。

第三,“土地财政”是地方政府性债务的薄弱环节。地方政府通过投融资平台公司或其他媒介产生的借款多以土地抵押,因此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程度相当高。例如海南省地方政府性债务对土地收入的依赖程度高达80%。

二、完善债务风险预警与应急管理机制。建立政府性债务风险预警与监督机制是有效防控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的关键。建议首先明确地方政府性债务的具体规模,对于地方政府性债务实行全口径统计,把合理测算的社会保障金缺口和未来扩大义务教育的支出也纳入其中或进行单独披露列示。其次,在全面统计政府资产、债务的基础上,建立债务风险评估体系,应包括资产负债率、债务率、偿债率、逾期债务率和土地财政负担率等指标,并依据地区财力和经济发展潜力,综合分析划定安全警示线,确定安全警示区域。需要注意的是,安全警示线不能一刀切,而应根据各地的综合状况分别划定,且这些安全警示线应随着每年该地区财力等因素的变化而相应地变动。在此基础上,依据各项指标实施统一的动态监控,建立应急管理机制,一旦发现某一地区的某项指标跨越警戒线,应按照应急管理机制立即实施相应的措施。事后及时对突发状况做出分析,建立突发状况资料库,为以后出现类似状况的处理提供参考。

第一,债务规模大。例如,广东省各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约占全省年度公共财政收入的97.97%。

团结网讯 从全国各省、直辖市公布的《地方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来看,截止2013年6月,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超过20万亿元,各省平均增速达12.62%,其中东部八省市的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接近6万亿元,占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的29%。从审计署公布的有关数据计算来看,到2017年底,有73%的债务进入还款期。其中,东部地区有36%的债务需要在2015-2017年偿还,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34%,已进入债务集中兑付期。

资讯排行